您好!欢迎访问OD体育!
专注精密制造10载以上
专业点胶阀喷嘴,撞针,精密机械零件加工厂家
联系方式
051-826843720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落英缤纷素染烂漫——陈恺佛神人物画创作随谈

更新时间  2021-11-01 00:56 阅读
本文摘要:陈恺,原名陈凯,上海人,中国当代实力画家,副教授,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本科及硕士,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文化部青年美术家委员会委员,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国韵文华书画院特聘画家,李可染画院特聘画家,江苏国画院特聘画家,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副教授,曾聘为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副教授。作品以展现出当代都市秀女精神风貌为关注点,多次选入中国美协主办的大型全国美术作品展并得奖。

OD体育

陈恺,原名陈凯,上海人,中国当代实力画家,副教授,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本科及硕士,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文化部青年美术家委员会委员,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国韵文华书画院特聘画家,李可染画院特聘画家,江苏国画院特聘画家,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副教授,曾聘为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副教授。作品以展现出当代都市秀女精神风貌为关注点,多次选入中国美协主办的大型全国美术作品展并得奖。

并分别于1997年和2002年在北京艺术博物馆举行两届个人作品展,于2009年和2010年在北京财智邦国际艺术会馆举行《婉魏扬清韵——陈恺水墨人物画个人展》,《卧游溪山——陈恺水墨画展览》,2012年在景德镇雕塑瓷厂美术馆举行《青瓷墨韵——陈恺个人艺术展》,2013年在北京798国际艺术中心举行《春风东风——陈恺水墨作品展》,2015年在北京饭店人民艺术展览馆举行《花香无尘——陈恺个人艺术展》,2017在兰州敦煌文化交流中心美术馆举行《花上蹊雨润——陈恺中国画展》。曾应邀先后回国日本,匈牙利,奥地利,斯洛伐克,捷克,印度,香港等国家和地区举行展出。

出版发行有《名家风范—陈恺中国画解析》,《中国当代绘画范本—陈恺都市人物画精选辑》等10余部个人画集。作品喜爱《圣地》《景观》在现代文明一次又一次的延长了世界距离的同时,人与人的心灵却显得更加亲近,彼此日益陌生。

艺术是心灵与心灵的对话,艺术家需要过多言词和文字,一切尽在艺术作品之中,只要人们一看作品之后由此可知其领悟、胸襟和气质。艺术作品一旦与观者的心灵再次发生了撞击,这乃是艺术家心里真情爱情所至。《众生》《格式化观音》忘记在美术学院上学时,完全每个学期都有一个月的上山下乡体验生活的机会,而不免遇上淳朴、憨厚的农民形象或是遇上边远少数民族形象时,总是心潮澎湃,兴奋出现异常,恨不能瞄准模特儿,乐趣所画个不够。但一般来说情况下总是就越兴奋就越所画不来生动的画面。

后来我无我到那不是体验生活,充其量不过是猎奇。因为我并不知道他们在想要什么,更加知道他们的爱人与贪。因此,就不有可能和他们展开心灵上的交流。

在这种有距离的状态下画出来的画大自然是会生动现实的。所以,在我看来美术学院人物画专业的学生要体验生活需要上山下乡,生活就在我们的身边,我们天天在体验生活,只不过我们平时视而不见罢了。《净土逆》《迷雾丛林》我所画水墨人物画,从以形写形,到以形传神,再行到以神观象,经历了一些交错,对于人物画,在我眼里“传神”是基础,没经过这一关,就说不上以神观象。

这个“象”就是把心中印象深刻印象的大自然景物,通过艺术构想渐渐成熟期为审美意象,再行物化为艺术语言的过程。“传神”的基础是造型,但又某种程度是造型问题,这是情感的升华,是以朴素无标记的感情为基础的劳动。长期以来我仍然在注意确实打动过我的事物和人,日积月累感触良多,经过概括我找到,从观念上看,我对社会对时代的注目相比之下远超过对个体人内心情感的探究,就是说我所重视的是整个人类的大情感,而不是个体人多愁善感的小情调。这也是我近些年在人物画创作时的原动力。

OD体育

于是在这种惯性的抗拒下,我的水墨人物画之后仍然有书卷逸气,然而却一直为维持一个权利烂漫的水墨空间在做到不懈的希望。《中国十大名人名列》《静则明》我的水墨人物画创作在内容上并不憧憬闲情雅逸的文人画模式,也想拘泥于现实主义的藩篱,更加不不愿涌进浪漫主义的深爱中庸哑的晕厥。

因此内容上我更加相似于表现性水墨。我喜好内容上是象征性的或是喻意性的艺术样式,企望通过三种象征物来体现三个不足以均衡当今时代的精神偶像。

因而在我的作品里,展现出了三种象征物符号。第一类以佛像象征物那些精神平等主义的人群。

第二类以女人隐喻现代文明下的物欲执着的人群。第三类以电脑游戏中的卡通形象象征物那些沉迷于虚拟世界的人群。只不过这三种人群精神竭尽的对象多是虚拟世界的,这也于是以体现了当下时代的主要特征--即发展背后的不确定性、暂时性和流动性。所以我的画面内容总是环绕着这三类象征性的造型进行,以此来感觉岁月的现实,并尝试将传统文化元素和现代文明元素通过形象符号和水墨语言有机的融合在一起。

《财神》《洞天福地》在形式上我执着用水用墨以及用主观色彩来展现出元神,无,空,深的境界,“元神”就是荡涤胸中“恶欲喜怒哀乐”的情感,即是无己、丧我,在这里我比任何时候都深信庄子说道的一句话:“不荡胸中则于是以,正则静、静则明,明则虚,虚则无为而莫不为也”。“无”与“空”是魏晋禅宗的妙悟,是由“无”去得道,借此不着于“空”,即“平常心”。而“深”与“元神”、与“无”在视觉上是相连的,有淡泊、空灵、宁静的美感。

最后,让我以晚唐司空图《诗品》中第二五品《暗喻》文中的叙述来总结我作品中意欲传达的艺术境界:“素判处默,妙机其微。醉之太和,独鹤与飞。犹之惠风,荏苒在衣。

阅音建篁,美曰载有归。时逢之匪浅,即之愈多希。脱有形如,问候已责。


本文关键词:OD体育,落英缤纷,素染,烂漫,—,陈恺佛,神,人物画

本文来源:OD体育-www.zzyuma.com